苏几啾。

你好。

「北米双子」枫(上)

题目不知道怎么办,就干脆瞎搞了个,没有任何意义。设定是富家少爷米和贫困学生加。

ooc+小学生文笔。就这样啦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怎么认识的?

那是阿尔弗人生里第三次出逃,他用尽全身力气跑向郊外,然后干脆搭车离开了这个城市。他根本不知道这辆车的目的地,但这个时候谁还管那么多。

阿尔弗喘着粗气,车主人时不时看他一眼,等到他呼吸平稳下来,车主人才开口说话。

“你看起来很着急?”

“是的,十万火急。”

阿尔弗靠在座椅上努力回想着在搭车时车主人说的地点,那时他拼命挥手,招来了这个好心人,车主人问了他是否要去…要去哪儿?他没听清,但还是拼命点头,还打了一个“OK”的手势。他就这样混混沌沌上了车,然后喘气,然后睡觉。

他跑得太累,以至于他睡的太熟,中间错过了两顿饭。车主人遵守“帮人帮到底”的原则,给他留了些饭食好不至于让阿尔弗的肚子叫喊。

阿尔弗不会去担心到任何地方,只要有一张地图和足够的钱就没有问题了。地图是可以现买的,钱?你要相信一个富二代小少爷在出逃的时候会准备这些东西。不管怎样他带的家伙够他生活一个月。

车主人问了阿尔弗的意见,把他搁在一个偏僻小镇上,就此别过。

阿尔弗在这里的第一笔消费是因为一张地图,第二笔是一家中等旅馆,第三笔是在快餐店。

阿尔弗拿着地图熟悉着地形,给他地图的老头子说过这个小镇并不大,如果骑脚踏车用大约半天的时间就可以绕小镇一圈。他承认,在听到这件事情后思索着在哪里会有脚踏车。

快餐店的隔壁是一个类似于小广场的公园,阿尔弗已经从地图老头儿那儿听了不少赞美公园的话了,老头子兴致冲冲地讲着自己小时候和玩伴在这儿干了什么什么什么,到了最后,阿尔弗只知道这个公园年代久远。

午后的公园人不是很多,这个点儿人们大多数都在睡觉,而且这时的阳光一般会比较强烈,但那是夏天的时候,现在已经开始步入秋天了,情况会好一些。

阿尔弗随便找了一条离他较近的长椅坐下,摊开地图装模作样的发愣。

“你是第一次来这儿?”

“啊?”

阿尔弗被这声音吓了一跳,回过神抬头去看声音是原主那是个金发的男孩儿,从外貌上来看也就十五六岁。

男孩儿看他这样子也心里一惊,自知是做了什么冒昧的事情慌慌张张摆手道歉。

“抱歉抱歉,是我的错,我太冒昧了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看他那样子阿尔弗好歹想了下对策,其实他不是很在意,起码人家是出自好意。“没关系,我的确是第一次来。”

“那么我就自作主张代表全镇人欢迎你啦?希望你过得愉快。”

男孩儿还是胆小的,他跟阿尔弗坐在一张长椅上,不断地把袖口的扣子解开又扣上。

他的声音很小,而且语气怎么听都太过温柔,这样的语气,如果音量再大些一定会让不少人沉溺进去的。

“我是阿尔弗雷德·琼斯。”

阿尔弗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。

“我是马修,马修·威廉姆斯。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马修说完后对阿尔弗露出一个微笑,那就如阳光一般,不是刺眼的那种,而是暖洋洋的,叫人舒适的温柔的光。

—一定是个温柔的人。

阿尔弗这样想着,不自觉地揉了揉马修的头,马修惊叫出声,扭头看了阿尔弗。

“怎、怎么了吗……?”

“不,就是在想如果突然这样做你会不会生气。”

“为什么我要生气?”

“总觉得你是个温柔的人。”

温柔的人?马修记得许多人都这样说,但是——

“谢谢。不过我不这么觉得……”

他不这么觉得。

“什么?”

“不,没什么,我说谢谢。”马修掏出一块旧怀表来确认时间,确认完毕他收好起身,“我得去工作了,最后希望你能玩的开心。”

阿尔弗和马修道了别,那时天已经开始褪去灿烂的色彩,黑暗吞噬着剩余不多的惨淡的光晕,阿尔弗等天黑的彻底了,才离开公园回去宾馆。

他已经开始喜欢上那个公园了。他是这么想的。如果明天再去说不定还可以遇见马修。

于是他去了。他正看见马修蹲在树下,拿面包喂着几只小猫。

那些猫吃完了面包,就舔马修的手指,或爬上他的小腿,窝在他怀里。阿尔弗走过去蹲下,轻轻揉着一只猫的头部,漫不经心的说。

“我想它们更喜欢吃肉食,我特指小鱼干。”

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但我家基本靠面包和白水过活。”大概是因为阿尔弗的突然到访令他有些诧异,马修半晌才开口。“偶尔会吃一些鸡蛋,肉食就不要再想了,我那点儿薄弱的工资是不允许的。有时候是黑面包,有时候是白面包,好的时候会有葡萄干,但最起码没有发了霉的坏面包。我更喜欢被撒了糖浆的,虽然只吃过那一次,但是很好吃,母亲说是枫糖,而且那次我们喝的是牛奶,你知道的,牛奶比白水好喝了不知道多少倍。那时候我就在想,如果可以天天吃到这样的面包,再喝上半杯牛奶就好了……我似乎说过头了。”

马修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,索性闭了嘴,他低着头看着地面,有点儿尴尬地玩弄着猫的肉垫。阿尔弗也一声不吭。马修觉得,他是想要让自己体会体会等对方开口说话时的心情有多急切,也或许是在无声的责备他说了多少没用的废话。

是,都有可能。

马修尝试稍稍抬起头去看阿尔弗,看他为什么不说话。马修抬头的速度很慢,不,一卡一顿更加合适,他的确有些胆怯,他觉得这是因为他说错了话所造成的。

阿尔弗正摸着鼻子打量着马修,当马修头抬到一定的高度的时候,他们的目光刚好对在一起。马修几乎被吓了一跳,因为角度加上光的作用,他根本看不清阿尔弗那双蓝的像宝石一样的眼。但阿尔弗,他可以好好地欣赏紫水晶。

“阿尔弗?”马修的声音有些颤抖,还有些不解。

“嗯?嗯…我在想要不要请你去我家吃顿饭。老实说,从你的行头来看根本看不出你们家的情况,我以为你只是喜欢这身衣服才一直穿着它。”

“它已经很旧了,这是我家最好的一身衣服了,鞋也是。以前母亲经常把它们弄的干干净净,但是如果凑近看看也是可以看出来的,很旧了,是很旧了。”

阿尔弗拽起马修的一只手臂,看了他的袖口和袖管,是的,太旧了,已经磨损了不知道多少了。他把手臂放回去,顺带捏了把马修瘦小的胳膊,没有什么肉,他只觉到了骨头。

“你喜欢吃快餐吗?”阿尔弗问道。

“不,不太喜欢。怎么了?”

“没事儿,只是打算请你吃顿饭。”

马修谢了阿尔弗的好意,说明自己现在这样早已习惯。

“如果努力挣钱也是可以改善生活的。”

马修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坚定,叫阿尔弗也稍稍震惊了一下,他除了“加油”以外不知道该说什么,所以他只说了“加油”。

以后的每天下午他们两个人就会来到公园里碰面,要么谈话要么安静的坐着。但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这点我们深有体会,就像听起来很长的暑假一般,晃眼就过。

在阿尔弗决定回到他以前那个家的前一天下午,他和马修还是照旧在公园里碰面。

阿尔弗靠在长椅上喝着可乐,马修揉着怀里的猫。

安静极了。

“啊。”马修打破了这凝固的气氛,一个不小心狠拽了一把猫毛,猫痛的不满叫出声,跳出马修的怀抱离开了。马修对猫说了对不起,但猫根本不理,他也就只能抓抓头当没什么事儿发生。

似乎忘了什么。刚刚想说的话。

“…嗯……今天我想要该打扫屋子了,虽然它不是很乱。阿尔弗,你也该回去了,你不是说明天要离开吗?你也该收拾一下东西了。这样,我会送你,我们明天见。”

说完马修就要起身离开,阿尔弗还不想走,他不想收拾东西。就在这最后的半天,他想要多跟马修待一会儿,就是突然这样想的,他也说不清为什么。

大概就是朋友间的不舍吧。

马修是被阿尔弗强行拉回长椅的,他才刚起来,腿都没有伸直就被拉了回去。阿尔弗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身上,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想睡觉?不,不行的。

“阿尔弗……”

“就一会儿。今天天气好极了。”

马修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任他靠着,呆呆地看着街景。反正只有半天了,多陪陪他也没什么不好。街景倒是没什么可看的,只是几棵树和绿草地,他不知道看了几百遍。可看的只有那些玩耍的小孩子,你可以试着把他们幼稚的比拼当做一场比赛,那很刺激。还有那些散步的老妇人,你可以猜猜她们都在说些什么话题,无聊或有趣。

结果是阿尔弗真的睡着了,马修也没有打算去叫醒他,直到天色渐暗。马修轻轻晃了晃肩,拿另一只手拍拍阿尔弗,好把他叫醒。阿尔弗迷迷糊糊的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摘下眼镜揉揉眼才清醒了点。

“该回去了,你今天出来太久了。我也该走了,我打工就要迟到了。”

马修看了怀表,起身对他摆摆手,然后匆匆忙忙跑着离开了。

“明天,就在公园见,我会去送你。”

阿尔弗开始觉得有些无聊,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就只干坐着发愣。直到公园里人都走光了他才想起来要回旅馆收拾东西。

如果不睡觉夜晚就会变得漫长,虽然他的确是这样打算的,可最终没能打过困意,一头栽下去呼呼大睡。

第二天被闹铃闹醒的时候他只觉得头疼和困。于是他就在这种状态下退了房间,然后去公园见了马修。对于偷跑出来的阿尔弗,行李少的可怜,只有一个小皮箱包。马修看了他的黑眼圈,不满的指责“我昨天不是让你早点休息吗?”。阿尔弗不想反驳,也不知道怎么反驳,就以沉默的状态被马修送到了车站。

“一路顺风。”

这是马修最后留给他的话,还有一个温柔的笑。